Neopolitan



萝塔打开房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暖风像是像是触发了回忆的开关,稍稍停住了她迈出房门的脚步。

冬季里总有那么几天,是温度回升的日子。这些日子里的阳光像趴在餐厅门口的小狗,带着懒洋洋的暖意。

一脚踏出房门的萝塔,仿佛跌进了回忆的房间。若真要将其置之具体的语境,大概可以从兄妹俩的一个小故事讲起。

小时候,在那段心照不宣的时光里,萝塔和吉恩曾在一起叠星星。那些贴着亮片的纸张叠成的星星储存在一只系着丝带的玻璃罐里。可是最终,在清理房间时,萝塔不小心将玻璃罐从书架上碰掉,于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它从木架子上滚落。

那或许是兄妹俩见过的第一场流星雨。亮闪闪的星星从杯口倾泻而出,像陨石落地一样嘭嘭地砸在地板上。

自那以后,每次见到随风而落的叶片,或者从米袋子里倾吐而出的米粒,亦或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流,都让人不由得想到,这是记忆的往事在沙沙作响。

萝塔并不爱主动回忆,因为那些记忆多多少少还是令人伤感。时间像治愈剂一样对心头的伤口反复缝合,可是结痂脱落后小小的疤痕仍是清晰可见。兄妹俩或许达成了无声的一致,现在只须向前看,不要回头。

直到她站在集市的水果摊前,心不在焉地接过商贩递来的零钱时才发现,她今天买的橙子的重量似乎略大于她的能力。当她好不容易费力地把橘子全部塞进去的时候,用力一提。

“有些……困难。”

萝塔有些无助地抬起头看看周围沉浸在讨价还价之中的商贩和顾客们,最终还是低头抱起了布包。

很快就要到家了,这点困难都没办法解决怎么能行呢。

萝塔迈开步子朝家的方向走去的时候,起风了。脑后俏皮的马尾随着风欢快地跳舞,布袋里蔬果清甜的香味扑面而来。可是维持着一个姿势的手臂不久就酸了,她却完全找不到可以小憩的地方,让自己把东西放下来歇一歇。

遇到困难立刻求助并非萝塔的作风。凡是可以自行解决的问题,她都能想办法做到。吉恩还曾在一段时间内担心自己的方方面面,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位大哥反而对她十分放心,以至于将料理等方面全权交给她。萝塔真是不可思议,他曾这么对尼诺说。

突然,身后有一股力量猛地撞上来,将她推倒在地。紧接着,那些金灿灿的橙子骨碌碌地滚了出来,顺着街道滚得到处都是。萝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匆忙的脚步声。

“可算抓到你了!”

萝塔定睛一看,三四个身穿白色制服的警卫已经冲上前来抓住了倒在一边的人。很显然,是这个手捧钱包的家伙和自己撞了个正着。被警卫控制的倒霉蛋看样子十分懊丧,可还是不得不让acca的警卫给自己戴上手铐。

“这家伙还真以为自己能跑呢!简直是无可救药!”

略带轻蔑和骄傲的语气,一头浅发便进入了视线。
一身白色制服的人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地瞪着那个往警车上走的人。

“喂!新来的!帮小姑娘捡捡东西!”

骄傲的神色在脸上瞬间凝固。那位警卫一下子沉下脸来,十分不情愿地蹲下,开始捡那些四处都是的橙子。

萝塔站起身来,拍了拍长及膝盖的裙子,对那位捡橙子的年轻人说:

“真是,非常谢谢您!”

然而对方手捧橙子,抬起头的时候,惊得张大了嘴巴。一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得圆圆的,脸上迅速地泛起红晕。

他怀中的一只橙子又滚落下来。

萝塔在那个瞬间,第一个想法便是自己脸上是否有受伤。可是明明脸上没有任何感觉,她只觉得又尴尬又着急,忍不住问目瞪口呆的对方:

“请问……怎么了?”

那位留着平刘海的小哥似乎完全忘了自己手上有一堆圆滚滚的橙子,刷地一声站起来。萝塔赶忙凑上前去,双手扶住了警卫的手臂。而那家伙却像是要逃脱一样,更惊慌地往后退。

“你这是要做什么呀?”萝塔困惑又不悦地撅起嘴,“你可不能带着这些就跑啊!”

“我……”

如果情感是有形的,那么此时此刻这位acca支部员的头上只怕在冒出滚烫的白烟吧。火上浇油的是,有一位样貌憨厚的支部员跑了过来,惊讶的话瞬间让他双脸通红。

“这不是欧塔斯的……”

“你给我闭嘴然后过来帮忙!”


TBC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