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

蓝纹奶酪


纷繁复杂的灯光落在盛了红葡萄酒的玻璃杯上,一层层搭构的糕点宛如金字塔般堆叠。吉恩·欧塔斯手持香槟,穿着礼服站在盛满草莓馅饼的桌边。新鲜丰富的美食仿佛就是欢度新年的前奏。

 

吉恩受人之邀来到了多瓦王国新年的舞会上。此时此刻,他正在抬眼看着一位女士。她身着白色礼服,手捧一块白瓷盘,手上的珠宝熠熠生辉。那位雷厉风行的总部长此时此刻正在同格罗苏拉长官交谈。身着ACCA制服的长官正低声说着什么,而那些话语就像舌尖的糖霜一样,还未尝到味道便融化消失。

 

音乐从隐藏在装饰花束背后的音响中流淌而出,萨克斯悠扬又活泼的乐曲无过是给眼中所见之景增加一丝别样风韵。莫芙正用银色叉子将一块粘着蓝绿色斑点的奶酪块优雅地送入口中。而在她的身边,格罗苏拉也接过侍者递来的餐盘,切了一块开始吃起来。

 

蓝纹奶酪吗……这并不是家中餐桌上常出现的食物。因为萝塔,还是他自己,都对那辛辣得在口腔中四处冲撞的气息无可奈何。

 

原来这种奶酪这么受人欢迎吗……?他略带困惑和懊恼地盯着缺了一角的奶酪,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在舞会后再对这种奶酪发起挑战。

 

人走到哪儿都不免暴露在闪光灯之下,就连自认为平凡一生的吉恩·欧塔斯也不例外。倘若我们身边一直有追踪着吉恩视线的镜头,便不难发现这不是吉恩第一次注视莫芙总部长。或许是她波浪般的发卷在肩头翻滚让人印象深刻,亦或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气质令人心醉神迷。不论如何,我们都可以大致猜出视线里隐藏的意思。

 

然而,有首歌是这么唱的:Staycool, it is never really what it seems.

 

言归正传,吉恩·欧塔斯现下正迈开步子,朝莫芙部长走去。甚至在他走到她面前之前,她就已经抬起头,同身边的格罗苏拉长官一同注视着他。

 

 “晚上好,欧塔斯。”莫芙部长朝他微微点头。

 

吉恩点点头,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否太过严肃。他稍稍低下身子,伸出手去,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身前之人上,可他仍能感到由四处而来的视线已经刺痛了皮肤。他知道周围有无数来宾都在盯着自己,似乎大家都对接下来的发展充满期待。

 

“莫芙总部长,不知您能否赏我一支舞呢?”

 

莫芙略微吃惊地停顿了一下,目光不受控地向身边的人滑去。可是在她下意识地转头之时,有什么将她拉了回来。吉恩·欧塔斯为什么选择这个节点,来到她面前要与她共舞,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Stay cool, it is never really what it seems.

 

在众人紧逼的视线下,她把手放在吉恩的手心,绽开了一个笑容。吉恩·欧塔斯牵起莫芙的手,将她领进舞池。

 

 

 

 

 

又一支更加缓慢悠然的曲子奏响了。宾客们缓缓旋转着,温暖暧昧的空气中弥漫着香水和汗水的味道。吉恩小心翼翼地牵着莫芙的手,一手轻扶在光滑的衣料上。他虔诚地祈求,指尖逐渐上升的温度不要像潮水一样漫上脸颊。

 

吉恩当然触碰过女士的衣裙。在萝塔还小的时候,他曾为她挑选过那些绸缎衣裙。如水般光滑的面料从指尖滑落,像鱼一般逃离到水池里去。扶在莫芙总部长礼服上的手,就像捕捉鱼儿的薄网一样,他既不敢用力,又时刻担心手会滑落。他知道,自己略微焦急的神情一定差点儿让莫芙哑然失笑。

 

“别担心,欧塔斯。”她在他耳边轻轻地说,“这不过是一支舞而已。”

 

吉恩牵着莫芙的手不由得紧了紧:“什么都瞒不过总部长呢。”

 

对方轻轻地笑了笑,耳垂下金色的坠子随着身体的旋转而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浓密的头发略微蹭着吉恩的脖颈。在她说话的时候,吉恩的目光不自主地滑过那深色口红抹过的唇瓣,看着它们就如同和格罗苏拉长官说话时一样,吐露自己所不知的事。

 

全部人都在看着。全部人。吉恩在舞蹈的旋转中想要尽力排除那些无关紧要的杂念,可是却十分困难。吉恩·欧塔斯加入这场舞会的理由,并非是应对那些陌生而不怀好意的目光。唯一支撑他的,也就是他在ACCA继续待下去的唯一的理由。

 

——这支舞,只关于那一个人。

 

突然,视线被深色的头发遮拦。莫芙倾向前来,香水的气息就这样浓烈地覆了上来。莫芙总部长的低音在耳边,就像被拨响的弦音,空气开始颤抖。

 

“ACCA的事,我全都知道。自然,也包括你。”

 

音乐声停,吉恩松开她的手,微微鞠了一躬。莫芙总部长朝他轻轻点头,退身离开了舞池。吉恩将双手收回到后背,指尖微微戳着干燥的手心。正想松了一口气,可是发现衣物浸湿了汗水,贴在自己的后背上。

 

他退出舞池,眉头凝结的汗水滴了下来,模糊了视线。一时间,本来就在寻找那位的身影的他慌乱地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而这时,音乐重新响起,舞池里的人又再度移动起来。抬起头,在人群中四处寻找,可是四周是令人眼花缭乱的翩舞人群。熟悉的身影只怕是因为这支乏味的舞蹈,早就离开这场聚会了。

 

吉恩有些失落地用白瓷盘接了一块奶酪,并用银色叉子划开一小块,送入口中。

 

瞬间,感官变得敏感起来。唇齿间在霎那溢满一股浓郁的味道。舌尖还未捕捉到转瞬即逝的清甜,紧随而来的浅浅的烟熏味又占领了口腔,混杂在一起的酸和咸让沉浸在甜味中的味蕾变得紧张不安。

 

吉恩·欧塔斯现下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全身的细胞仿佛都因为唇间温润而刺激的味道而颤抖。他仿佛再一次回到舞会场地的中央,那一支只为一人而起的舞。汗从额上细密地冒出,不知为何,香水的气息仿佛烟雾一般在身周缭绕,吉恩·欧塔斯的双颊毫无防备地渲染上绯红。

 

吉恩·欧塔斯感到,蓝纹奶酪带来的气息仿佛香槟的麻痹感一般,正顺着血管慢慢爬向自己,一阵令人迷醉的眩晕后,口腔里只剩下了一股若有若无的酒香。

 

轻轻地放下盘子,吉恩转身离开了会场,踏入夜中冰凉的空气里。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亮起了小小的光源。他点燃了一支烟,缭缭绕绕的白雾婀娜着随风而舞。吉恩·欧塔斯抬起头望着星光璀璨的夜空,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天空深蓝的柔光。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

 

END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