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

你是谁,你在看什么




01

 

吉恩·欧塔斯曾经看过,针线穿过棉布时的样子。当尖锐的针头刺穿衣料时,他歪过头想了想布料被刺穿时的触感。

 

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此时,他站在街头,仿佛自己就是那块被刺穿的棉布。有股如丝线般纤细的视线带着尖锐的针戳开脊背,缓缓地穿过颤栗的皮肤,宛如恋人指尖的轻抚,停留在耳根。

 

吉恩不安地将手放在后颈上,回过头去。

 

人来人往的街道,并未有一个人驻留。

 

他扭过头来,重重地叹了口气。

 

02

 

视线从何而来?它们来自四面八方。巷道深处的阴影,亦或是红绿灯灯罩下的空隙,甚至在抱起店员递来的面包时,都能感到一束尖锐的视线透过玻璃橱窗,像老友的手一样狠狠地拍在自己的肩上。

 

吉恩回过头去——他已记不清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回头——可是玻璃窗外唯一在流动的只有从高楼顶端滚滚升腾的深灰色烟。那双宛如一捧清泉的蓝色双眼平静地望着楼顶的烟,手下意识地摸向大衣口袋里的打火机。

 

“被人盯着,什么意思啊?”萝塔一边往面包上抹果酱,惊呼顺着唇瓣溜出来。吉恩揉了揉睡得乱翘的头发,摇了摇头。

 

“该不会是最近工作太过忙碌,压力太大了吧?”妹妹一口咬下手中柔软的四方块,说话时腮帮子略微鼓起来。

 

吉恩盯着飘落到洁白的瓷盘上的面包碎屑,耳边妹妹的声音还在继续,可是他的思绪早就打开房门,顺着记忆将今天走过的路重走了一遍。

 

是幻觉吧。

 

03

 

吉恩·欧塔斯并不擅长应对过于紧密的视线。或许你已经留意到,这位金发的中年男人身上总是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生人勿进的气场。从学生时代开始,他便带着“leave me alone”的标签一路走过了十几年的时光。甚至在进入ACCA的时候,他仍将这份纯粹到不可能的明朗保留了下来。

 

不可能会有着对自己穷追不舍的视线的。以前从未有过,将来也不可能再有。

 

说来有点可笑,在撑起社会正常运转的众多工作中,吉恩最终选择了ACCA的监察课——这份四处布满视线的工作。虽然并非别人向他投来目光,而他才是对别人紧盯不放的那位。可是,他仍然需要睁开那双眼睛,对黑暗处的人穷追不舍。

 

吉恩·欧塔斯怎么看也不像会喜欢这份工作的人。

 

而这十几年来,他也就接到了来自亲友以及圈外人重复了无数遍的疑问,“既然不喜欢这份工作,为什么不辞去呢?”

 

04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你递交了多少份辞职申请吧!”

 

尼诺用手撑起腮帮,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注视着吉恩。几杯过后,那位金发男人已经有些醉眼朦胧。木质餐盘上只剩下烤肉横躺过的油渍,尼诺一边调侃高中好友,一只手一边轻轻地停在相机的快门上。

 

吉恩刚张开嘴,却不小心打了个嗝。一时间,混着烟草味的酒精分子在空气中四处逃窜。

 

“我只是觉得,最近那股视线越来越清晰,好像甩也甩不掉……”吉恩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似乎那束视线将那块皮肤刺得生疼似的,“真是奇怪,我都要开始怀疑是我的幻觉了……”

 

尼诺勾了勾唇角,露出了笑容。

 

“那种东西,可不就是幻觉吗?”

 

“?”

 

“你先闭上眼试试看。”

 

略有迟疑的停顿后,吉恩闭上了双眼。

 

“现在呢?你有感受到什么吗?”耳边响起了熟悉的低沉男声。

 

吉恩摇了摇头。

 

“睁开眼睛。”

 

双眼缓缓睁开,尼诺正定定地注视着他。

 

“为什么……?”

 

他揉了揉太阳穴,被酒精麻痹的神经已经无法支撑大脑的思考了。

 

“视线这种东西,无非是你内心的妄想罢了。问题来自于出题者本身,你在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就注定身陷囹圄了。”

 

“……”

 

吉恩盯着面前还在吐露字眼的人,耳边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真正的视线,吉恩·欧塔斯,你可从未留意到……”

 

05

 

吉恩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妹妹萝塔掂起脚来探自己额头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被沉浸在昨晚的最后一杯酒中,动弹不得。他隐约记得有个慵懒的男声在自己耳边说道:

 

【视线这种东西,无非是你内心的妄想罢了。】

 

突然,像是被针刺穿皮肤一样,他猛地回过头去。

 

可是房门被锁得好好的,窗户也关上了。室内只有他和妹妹两人。

 

“欧尼酱?”

 

“萝塔……”

 

“怎么了?”妹妹递上公文包,活泼的蓝眼睛注视着自己。吉恩闭上眼睛,果真……有股视线在盯着自己。可是不是来自前方,而是像冰冷的蛇吐着信子,慢慢地从后面爬上自己的脊背。

 

“……”

 

沉默了半晌,他接过公文包,穿着拖鞋的双脚像被粘在地板上一样,一动不动。

 

“萝塔,你相信世界上有人注视着你,你却什么也感受不到吗?”

 

妹妹吃了一惊,随即肯定地点了点头。脑后的马尾欢快地随着点头跃动。

 

“嗯,我相信啊。”

 

她扶着他的双臂,踮起脚尖,用脸颊轻轻贴了贴哥哥的脸。

 

“我觉得你永远不知道,有谁会注视着你,注视了多久。”

 

06

 

擅于向别人投去的目光,却不知怎么无法接受别人的回报。尼诺曾经调侃过,欧塔斯这样擅于盯着别人,却不允许别人盯着自己,实在是有点过分。

 

尼诺。

 

为数不多的几位他能平静地看向对方,而对方的目光并不使人倦怠的人物。

 

是他的挚友。

 

他第一次见到尼诺的时候,对方戴着黑框眼镜,站在走廊的另一侧看着他。他只记得自己在开口之前,就看到了十年后他们在酒吧里碰面喝酒的场景。

 

尼诺对待生活松弛而自由。他做着旅行记者的职业,在吉恩看来,实在不能再合适了。尼诺认识道上的一些人,帮助自己处理一些棘手的案件总是特别简单利落。

 

是的,他不厌倦尼诺的目光。它们不像针线,而像流水一样从皮肤上滑过,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真正的视线,他从未留意。

 

 

07

 

“十几年来向暗处的人们投去无数目光的你如今却未目光所困吗?”尼诺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一边用手背轻撵去唇上的白沫,“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好友的身上,真的有种黑色幽默的意思。”

 

他有些烦躁地盯着对方慵懒又不失随性的样子,目光落在了对方手中的相机上。

 

相机……也是一种视线吧。即便隔着厚厚的镜片,伸缩的镜头仍然把人的目光带到了更远的地方。追逐自己的目光宛如镜头一样伸缩自如,如影随形地黏着他,到任何一个角落。

 

“尼诺,如果我跟你一起工作,会去什么样的地方呢?”

 

尽管对方戴着眼镜,可是吉恩知道镜片后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他的问题太过猝不及防,尼诺连用什么表情招架都没有想好。

 

“当然是那些不为人所知的黑暗的角落。而且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为了追踪一个团伙,我甚至在森林里住过,还有海边,还在一堆鸽子的窝边蹲守过一天一夜……身处和平时代的中枢的你大概是不能体会吧。”像是苦笑一般地说,然后匆忙起身。

 

“我去洗手间。”


灵感像是需要氧的鱼。在缺氧的时候自会浮出水面。这或许能解释众多急中生智的瞬间。包括吉恩目前拿起相机的动作。

 

这么多年,尼诺始终带着那架黑色相机。而今天,在他抛出那个问题后,那位看似悠闲散漫却又心思缜密的好友会把那架黑色的相机留在座椅上,真是令他大吃一惊。他绕过桌子,弯下腰拿起座椅上的相机。

 

果真是一些黑暗的角落呢……拇指轻轻地按着向右的按键。屏幕里的黑色森林,深夜中的海水,甚至树枝上插着的乌鸦羽毛,就在一闪而过的金色光芒里停滞。

 

啪。

 

玻璃杯滚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响。吉恩抬起头,尼诺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盯着自己手中的相机一动不动。


他第一次在尼诺脸上读到了惊恐的神情。

 

“尼诺……”

 

他踢开面前的玻璃碎屑,慢慢地朝挚友走去。

 

“你是谁?你又究竟在看什么呢?”

 

酒吧一瞬间安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声音的来源。

 

“黑夜吗?”

 

昏暗的灯光下,被玻璃落地声击碎的圆满的幻想仿佛心中修筑起的堡垒正在坍塌一般。

 

“黑色的森林吗?”

 

吉恩又向前迈了一步,好友的脸在那一瞬间变得熟悉又陌生。

 

“黑暗的海吗?”

 

服务生拿着笤帚跑来,见到向尼诺逼近的吉恩,却又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黑色的羽毛吗?”

 

吉恩扯了扯唇角,将相机轻轻放在尼诺的手里,接着抬起头,面对哑口无言的蓝发男子,水蓝色的眼睛仿佛深不可测的深邃星空。

 

“还是我呢?”

 

END


评论(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