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

醒来4(业利同人)

业利清楚地记得,Sophie写的第一篇小说中的一句话。

【情绪来的时候,永远不要去和它对视。顺其自然地让它来,然后让它走。因为在四目相对时,人一定会输。】

他不知道那句话是书中角色,或是她的真心,不过它似乎是解释她保持镇静的理由。

他做不到。

Sophie站在几步外的地方打电话时,头微微侧过来看着业利。他的双手插在深色大衣的衣兜里,背着沉重的旅行包,一边回望她。

她直视他显然浮动着情绪的双眼,神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动。

业利扭过头看着橱窗里的甜点,温暖的橙色光线透过玻璃,在层层叠叠的小麦和奶油上营造出充满甜味的光晕。他盯着只有一只拇指大的蛋糕下方的标价,突然对它的味道产生浓厚的兴趣。

Sophie还没走近,他就感受到她窸窸窣窣的动作,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她向他走来的同时,正费力地把病历收到旅行包中,“我们走吧。”

“甜豆。”

他叫住她的时候,尾音明显上扬。她机敏地朝他靠近的地方望去,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为什么是蛋糕?”

“不知道,突然想的。”

业利又转过头去看,直到坐在温暖光线下的店员抬起头来看他。从来对甜品没有多大兴趣的他,似乎想要在入院前尝试一切之前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她得出结论后,推开了甜品店的门。

他不会喜欢这里。迈入门槛时,她开始意识到这点。室内不够流畅的空气,被糖霜和小麦的芬芳挤满了每一个角落的房间,空气里有无法滤尽的浑浊。她看着他有些不耐烦地左摇右晃,言简意赅地向店员说明了要求,然后接过牛皮纸袋里一只小小的蛋糕,和他往门口走去。

然后业利前所未有地,用一只手像对哥们一样搂住她的脖子,由于身高的差距,几乎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面包店。

她思考过他近来的种种表现。阴晴不定的情绪,就像是漂浮在城市上空,却迟疑着是否要下雨的乌云。他在通过多种方式寻找发泄的途径。而她没有给他一点发泄的理由,他也不想朝她发泄这些。

她甚至开始想,她是否要刻意作出一些违规的事,让他好好地把内心的郁结全都吐露出来。

在冷冽的风中,她用餐巾托着可以称之为贵重的糕点。当最上层的奶油触到业利的唇瓣时,他显然有些迟疑。

“不想吃了吗?”

她心里很清楚,他的又一次尝试失败了。他只咬下原本就不大的糕点的一个角,然后退后一步摇摇头。

她把被风吹得冰凉的蛋糕重新放回牛皮纸袋中。

Sophie不确定他是否在和那些情绪对视。他看上去正像是让情绪顺其自然,而这种过程似乎并不像她想得那样理想。他的每分每秒都在被负面情绪啃噬,她能想到唯一可能的出路是尽快地手术,尽快地康复。

她一直在屏息等待着,不愿触动他内心的弦,又不想让他在发泄后无法克制汹涌的痛苦。

等到疾病过去,一切就会好起来的吧?

地铁站里,他靠着她睡着,鼻腔里发出有些沉重的呼吸声。她抬头看了一下电子屏幕,默默计算着到旅馆的时间。这时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她尽量绷直身子不把业利吵醒,一边拿起手机,看小小屏幕上的短信内容。

【他还好吗?】

她思索了片刻,单手编辑着回复,发送给发件人。

【应该会好起来的。】

不到半分钟内,回复就出现在了收件箱中。

【他是不是在对你耍脾气?】

她盯着屏幕,心脏像被握住一样,有瞬间的呼吸困难。她几乎带着不悦的情绪,反驳似的打出了回信。

【如果是我,我会更挣扎。】

冰凉的手机握在手中,天花板上的灯投射下泛白的光线,令她有些头晕目眩起来。业利似乎是真的累了,将大部分的重量倚靠在她身上,她被束缚得越来越呼吸困难,却不敢松开被搂着的臂弯。

她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身子,将冷得透彻的蛋糕从包的侧袋中艰难地拿出来。对着他嚼过的地方,大口地咬了下去。

浓重的奶油像锁链一样将味蕾五花大绑,她在尝到甜味的那一刻,眼睛里突然有了热辣又酸涩的感觉。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TBC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