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

醒来3(业利相关)

Chap.3

业利只觉得自己正陷入一潭泥沼中难以拔身。面前伫立着巨大的怪物,而令他着急的是,在这场肉搏中,并非是他打不过它,而是在出拳的时候,他没能找准力点。

带有甜味的营养液进入干涸的喉咙时,这些想法自然而然地从脑海深处跳了出来。

可以进食的第一天,他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地坐在病床上。一位年轻的护士小姐把一张小桌轻轻放在他身前,上面是牛奶,麦片,几块切好的面包和装在玻璃方碗的提子。

他看着那位看上去还没自己年长的姑娘时,她直视他的目光温和地露出机械性的微笑。

“请问您早餐要吃什么呢?”

他的目光落在麦片上时,她就立刻顺着他的意思忙活起来。他看着她胸前的工作牌随着她俯身的动作而摇晃,麦片倒进碗里哗啦啦的声音令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而耷拉在身子边上的胳膊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正常的。”护士小姐用轻柔又缓慢的声音安慰他,“你还需要再休息一下。我来喂你。”

业利立即抬起眼,用一种近乎带有敌意的目光注视着她。

而护士正专注地用勺子轻轻搅着牛奶和麦片,被湿润的麦片颜色逐渐变深,像一碗被捣碎的覆盆子碎果仁冰淇淋呈现在他面前。

他心里很清楚它的味道不及前者的万分之一。而他此时此刻的恐惧像融化的冰淇淋一样,慢慢地从心间高原上一层层地滑下来。

“我的家人呢?”

“对不起,什么?”护士抬起头,微微睁大眼睛,用认真的神情看着他。

他在病床上不安地挪动身子,毫不掩饰地用近乎粗鲁的语调问她,“我问你我的家人到哪里去了?”

护士趁他说话的时候,又将勺子在碗中转了几圈,用毫不生气的耐心口气,像哄孩子一样对他说,“您的爸妈待会儿就会来,现在差不多到他们昨天约定的时间了。”

业利觉得自己就差冲着她的面啧一声,而在他内心的怒火升腾起来时,热血冲到头顶,一阵眩晕摄住全身。他感受着因烦躁而愈发猛烈的心跳,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碗麦片。

“我问你,甜豆在哪?”

护士愣了愣,他可以肯定地知道她也在掩饰内心对被撒上无名怒火的不满。而她深吸了一口气,嘴角上扬地回应他,“您在说那个小姑娘吗?她一直在这里,但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所以现在需要一些休息。请您不要着急,他们很快就会到了噢。”

业利皱眉。护士称呼她为“小姑娘”的时候,看起来那样没有顾及。他甚至想现在就对她说,他唯一能接受她的说法的理由,就是Sophie看起来比她年轻。

他突然全身一僵,护士拿着的冰凉勺子已经贴到了脸颊上。

他觉得自己几乎是被迫张开了嘴巴。在那些普通早餐倒进喉咙里前,他从未感到这种餐具这样令人难以忍受。像牙医使用的坚硬工具,直捅捅地塞进他的嘴里。他不得不张大嘴把几乎要溢出来的麦片一口吃下去,这时带着糊状的麦片顺着嘴角流下来,滴在了支在腿上的方桌上。

护士立刻放下了碗,拿起放在桌边的手帕盖上他的嘴角,几乎没有用力地在他的嘴边扫过。

嘴角的粘腻感没有任何减轻,业利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有些手忙脚乱地整理着桌面,一瞬间仿佛踩空了一层楼梯,只感觉周围在不断上升,只有他在下坠。他的心被一种强力握住,动弹不得。

他知道,他感到自己被逼到了一种绝境。

比起害怕,他感受到更多的心情是愤恨。

如果他连甜豆的手都能拂开,那他根本就不会顾及面前这个陌生人的感受。现在的他不想为此道歉。他清晰地感到,周围的人已经跨过了自己的安全界限,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只能让他们跨过这个界限,他才能得救。

他不知道这种时候他还在挣扎什么。

门突然开了,换了一身简单干净的冬衣的人走了进来。他几乎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盯着有些愣神的Sophie,他知道他的眼神,是他露出过最痛苦,又最孤注一掷的。

而她几乎是看到他的那一刻,就立即走到他的身边。护士也马上起身,对她微微苦笑,把勺子轻轻地放下来,在她耳边低语了什么,又快步走出了病房。

她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眼下的灰色阴影格外显眼。他注意到她的手有些颤抖,正要向他伸出手的时候,又垂了下来。她微张的颤抖双唇里仿佛说着只有他可以听明白的话语,却又没发出任何声音。

他看到了她湛蓝双眼里流转的光亮。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他仍很少看见她这样的神情。就像她曾经说过的,他们不是那种人。

而她有些急促的呼吸出卖了她。他感到她像拉着一口弓,蓄满了力却不放出箭矢。所有的情绪在笼罩在她的坚硬盾牌下,只有他可以看出她的破绽。

在他的注视下,她很慢很慢地放松面部的肌肉,露出了染着水光的微笑。

“早上好,业利。”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