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olitan

关于业利

把自己的发言贴过来。本来这是作为驳论的存在。

一军比赛前那场会议,业利的内疚,来源于他的责任感。

二军时他的身份是队长。本来带着一群扶不上墙的烂泥,输掉比赛不是他的错。但他仍然表现了犹豫和内疚。那就是他对队伍的责任。从业利拒绝作弊,二军队员对他敬爱有加就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个坦荡荡的人。他根本无需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即便一军叫他回国,我想他也会二话不说地离开。

这里让他忧心忡忡的,并非个人受不受尊重或在队伍中的地位如何的事。比起自己的去向,业利更在乎铁狼队的输赢。本该赢下的比赛输了,铁狼队接下来要怎么反击呢?此后的比赛肯定会更加艰难,而自己这一步给铁狼队造成了本不必要的麻烦。我想这才是他苦恼的根源。

从后面业利退居米海尔身后同休米一起支持一军队长就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个并不多话的人,性格中还有隐藏不住的温和,决赛前夕安慰米海尔也是温柔的表现。业利本身就是这种温和又不爱出风头的人,而为什么在一军和二军会有这种差别。那就是他在二处的定位不一样。

二军时他是队长,再加上一群扶不上墙的队友,他简直成了全队的大脑,他要关心的不仅仅是自己有没有跑好,还要考虑整支队伍的一切。他必须担当起重任,展现出铁狼队自信又有实力的风范。他必须严肃起来,若此时他展现的是自己温柔的一面,我想他说的话在二军孩子身上的效果大概要大打折扣。

在一军时,他是队员,只需要遵从命令,跑出自己的最好水平。这时候他身边有的已经是同布雷特同一水平的休米,还有天才少年米海尔,另外两个队友也不算太差。当整个队伍的等级往上拔高了不止一层,自己又无需作队伍的智力担当时,我想对于不爱出风头的他来说是一种解脱。所以他展现出自己真正的一面,神情温和了许多,显得也更加自在,说不定聆听休米和布雷特blah blah时内心也特别舒坦。

休米和他一样,在比赛当前时也是队伍第一重要。让业利同休米一起参加梦幻机会赛的原因我想没有别的,只有他和业利配合起来可以获得胜利这一条。如果米海尔和休米的配合是最佳的,那么毫无疑问这场比赛是米海尔上。关键时刻队伍利益为重,我想休米在这比起朋友的安慰更是为队伍着想。

有意思的是,比起输赢,业利还有更在乎的东西。那就是比赛是否符合公平公正的精神。所以他坚决反对使用教练的欺骗战术,又在二军搞砸比赛时特地对小烈道歉,说我们把原本好好的比赛搞砸了。

他根本不需要考虑自己是不是会丧失同伴对他的信任,因为一直以来支撑他作出决定的就是他内心对公平竞争的坚持。即便在身为队长的二军时,他仍然做出了正义大于输赢的决定。也正因为他是这么做的,二军的孩子才会在离开时还不忘称赞他是非分明。因为业利是个温柔又沉稳,但又决不会在原则事件上让步半分的优秀的人。

评论

热度(5)